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保健养生

中医、保健养生、动漫、图像、影视软件等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岳美中:哪些病处方遣药应用轻量  

2015-04-27 15:36:06|  分类: 名人名方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岳美中:哪些病处方遣药应用轻量


导读:周日下午,小编去学古琴,对一指法始终不得其法,后来老师纠正,才知道只需轻轻用力即可,回来再看这篇文章觉得岳老也是这个意思。用药精简、用量轻巧,平淡之中也是能出奇效的,这就是所谓的四两拨千斤吧。轻量方剂治病的适用范围,一是上焦病,二是皮肤病,三则是慢性病。只是世界上没有一把钥匙是万能的,岳老指出以寸草起重木草必折,泛用这种方法也是会误病的,临床还应学会辨别。


处方遣药要学会用轻量

中医治病的巧处在分量上。用量的大小要因人而定,以适合病人的体质和病情为宜。

以前在中医界的一些同道中,有一种不善于科学用药的倾向。他们在临证时,不从入细的辨病和辨证下功夫,在处方时不考虑方剂的配伍和药物对人体的利弊,一味求功,一张处方用药可达几十味,一剂煎药重量可达数斤。结果是既浪费了药物,又损害了病人的身体。

古代名医处方用药,都是以药味精专,用量精当为度,如仲景除了鳖甲煎丸、薯蓣丸和升麻鳖甲汤等少数几个方子以外,处方很少超过十味以上。虽然开方时量大者较多,但将一剂药的总量折成现代剂量并不大,有不少方剂是做成散服,实际上每日量都很轻。

例如五苓散,用法是“白饮和服方寸匕,日三服”。一方寸匕草木药末约为1克,日三服也只有3克,就可以治疗“脉浮、小便不利、微热消渴”的膀胱蓄水证,如果用量太重,药过病位,反而效果不好,达不到“汗出愈”的目的。

叶天士医术也很精湛,以方小量轻为特点,徐灵胎不大佩服他的方子,认为叶氏的处方太小太清淡,没有力量,容易误病,其实有的药量虽轻,力量却很大。曾有一个朋友吃了苍术、藿香各一钱,出现干咳、口舌干燥,反应很厉害,说明用药应从实践出发,不能以主观想象为依据。

李东垣方剂之组合,与仲景简繁异度,但在处方用药上,长于用轻剂取效,以清暑益气汤为例,方中十五味药物用量最大的是黄芪、苍术,各为一钱五分,用量最小的是五味子,只有九粒。全方总剂量为八钱五分,没有超过一两。

更值得提出的是,他善于将汤剂轧成粗末,或(口父)咀如麻豆大采用煮散的方法煎服,从而减少用药剂量,提高疗效,例如一剂升阳散火汤总量为四两五分,用法是“(口父)咀如麻豆大,每服五钱,水二盏,煎至一盏,去渣大温服无时”。按照这样的服法,一剂药可作八次服,假若一日两服,用四天是没有问题的。

运用轻量方剂治病适用范围,有如下几点:

其一是上焦病。

吴鞠通曾指出:“上焦如羽,非轻不举。”因此治疗上焦疾患,不仅要多采用花叶一类质轻的药物,而且用量也要轻,煎法不宜久煮,否则药过病所,疗效反差。

余曾用苏叶黄连汤治疗妇女胎前恶阻,呕恶不止,昼夜不差欲死,症属温热蕴于肺胃,肺胃不和,胃热移肺,肺不受邪,还归于胃,乃用黄连三四分以清湿热,苏叶二三分以通肺胃,投之多愈。查肺胃之气,非苏叶不能通,所以用轻量者,以轻剂恰治上焦之病,此方药只二味,分不及钱。不但治上焦宜小剂,而轻药也可以治重病,所谓轻可去实也。

盖气贵流通而邪气挠之,则气行窒滞,失其清虚灵动之机,故觉实矣。唯剂以轻清,则正气宣布。邪气潜消,而窒者自通。设投重药,不但已过病所,并不能去,而无病之地,反先遭其克伐。章虚谷谓轻剂为吴人质薄而设,殆未明治病之理也。川连不但治湿热,且可用以降胃火之上冲;苏叶味甘辛而气芳香,通降顺气,独擅其长,然性温散,故虽与黄连并驾,尚减用分许而节制之,可谓方成知约矣。

其二是皮肤病。

皮毛和人体之表都属于人体之阳位,非轻剂药物不能达之。所以治此部位的疾病,一般采用轻剂,如桑菊饮、九味羌活汤、升阳散火汤等,应区别风热、寒湿、火郁之不同分别予之。

其三是慢性病。

如慢性病、胃肠病、肝肾病等,患这些病的人日久体衰,加之长期服药,耗伤正气,不能急于求成,治疗的方法,只能像《中庸·三十二章》里说的那样,“然而日彰”,而用药物配成散剂及丸剂,小量服之,促进机体抗病能力的再生,通过渐积,慢慢起效,如春之回温,阳气布散,阴气自然消退,不期然而然。萌芽自然出土,茁壮而长矣。此理甚明,无待赘言。

余曾治越南某患者,年迈体衰,患慢性结肠炎,久治不愈,对多种药物均有反应,中药禁服之品竟达一百余种。就诊时每天进食不到一两,形体消瘦,脉象缓弱,疾病的关键在于脾胃受损太甚,化源不能资生,乃先令停服中西药物一周,继用资生丸一帖,以剪刀将药物剪成粗末,每日煎服三钱,煮取两盅,早晚两次内服,守方月余,饮食大进而痊。

药物使用轻量,除在轻量剂型中配方以外,还有如下两种方法。

动药与静药相配伍而用于补益,动药用量宜轻。

所谓静药,是指具有补益作用,但易产生壅滞的药物,如党参、黄芪、白术、山药、熟地、山萸、鹿胶、炙甘草等。所谓动药,是指具有调理气血作用,而易伤正损气的药物,如川芎、枳实、当归、柴胡、陈皮、肉桂、香附、柽柳、大腹皮、砂仁、豆蔻等,以阴阳归类,动药属阳,静药属阴,在组织方剂时两类药物相配伍,动药可推动静药,使补益作用增强,而副作用减少,这是处方的一种规律。

例如在异功散中,参术苓草是静药,用量宜重,陈皮是动药,用量宜轻,这样健脾的效果就会增加。久病怕动,一动则不堪收拾,所以静药应多于动药。

引经药在处方中,用量宜轻,所谓引经药是引主药直达病所的药物。它的用量过大,反而会喧宾夺主,牵制主药发挥作用。如傅青主完带汤,主药是二术、山药、党参、白芍,用量很重,而柴胡和黑芥穗是引诸药入肝经和冲脉、带脉的药物,用量很轻,都只有几分,算是善于配伍的典型方剂。

处方用药的规律有其传统性,不能以想象代替临床实践。使用轻剂量方药治病所以能收到较好的效果,也是前人实践的结晶。我们应当学会这种用药方法,从而既可避免药物的浪费,减轻病人的经济负担,又可提高疗效,缩短疗程,真是一举两得的好事。

但是,提倡学习使用轻剂量药物,不等于主张任何病都使用轻淡药物,见了病人就是一派枇杷叶、淡竹叶、灯心、六曲、麦芽、焦山楂、佛手花、代代花等轻描淡写之品,有人说此类药吃了不坏病,不会出乱子,其实一莛撞钟则不响,以寸草起重木草必折,泛用这种方法不但不能治病,反能误病,故必须区别对待,方才不致误人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